起 风——读张骞

这时代的风,从来就没有停过。——题记

作者:高二2班 周珏如 来源:苏州外国语学校 发布时间:2020-04-16 阅读次数:

  自古春风,不度玉门关,风沙漫天处。多少枯骨,于漫天黄沙之中,被日夜风沙掩埋殆尽终不见其踪迹。风,没有停过。

春风于关内吹过了荏苒千载,某日一队驼骑踩着铃铛的旋律一路西行。关外黄沙无垠,伸手所及处,唯有虚空,所能感及的则是自下而上沸腾的热浪。驼队消失于前方月形沙丘,不知何处胡笳曲。春风渡过了玉门关,依然没有停过。

带领着驼队的人手执铁凿,在无声年月流淌而过间,一下,一下,凿开了那片虚空——谁也未料到原来未涉足的虚空背后竟然是无上真实。那是财源滚滚的商机,那是文化与文化的触碰,那是汉与西域两条直线骤然相交时擦出的耀眼火花——风,还在刮。

那是一条路,艰难险阻,那一人,纵然大漠深处前路茫茫,纵然枷锁加身归途无望,仍一句千山万重,吾往矣。挥凿而下辟一方虚空,究竟需要多少勇气,流多少汗血!

已知不过方寸之地,而你伸手所触及到的虚空,才是你应去挥刀斩开一探究竟的地方,我们存在的意义,不就在于此吗?

这风一旦起了,便不会停下。在我们深陷抗战泥淖中时候,来自太平洋彼岸的原子弹骤然将反法西斯大幅进程提快,当我们浴血重生后面对满目疮痍,北边早已将眼光投向茫茫星海——所以是被吹作尘埃散落沧海,亦或是化为大鹏乘风而起?

瑰丽壮美的蘑菇云炸碎了原子能的虚无,神舟扬帆星海启航,劈开涛涛银河的寥廓死寂,自黑土之上钻井林立到沧海之南可燃冰开采——风起云散,我们伸手,试图捕捉风之痕迹。

那二十四朝与沾着血书过的近代篇章,多少豪杰之士,慷慨面虚无,或执利刃或徒以双手,散去迷雾,又绘出一个盛世华章,他们鲜有未能爵位加身享尽荣华富贵,他们是万丈星辰,星空之下的岌岌无名之辈——我们,便皆黯然失色。耳畔长风拂过,我们却不知何去何从,纵然身怀一技之长,可难逃湮没于渺渺人海。

在这不停之风中,不过形单影只身负双翼的蚍蜉罢了,终究归为尘泥不值一提,又为何,需展翼渡海,演绎那一首生命绝唱?

但我们有的是渺渺人海,每人化为一点星火,发出一毫微光,每人都向未知迈出属于自己的一步——终于。神州浩土上,这里一点火,那里一点火,将寂静的苍穹照亮。很快,就有些小小的火星碰撞到了一起,聚集成了一团熊熊烈焰。这不停的风啊,又疾又猛,风借火势火借风威,烈焰终有燎原日,那一片苍苍茫茫的未知,必然会被描摹出一幅烙上了华夏印痕的龙图。

捧起一腔勇气,去走向未知吧,即便未来史书之中,不会有你的身影,但是,你会成为你心中的张骞,去张开双手,将那长风留一缕于手心,又送它一点弱小中却无比明亮坚定的火种,它总有一日会化作漫天火光中的一点。

而在这承载了所有人心血与企盼的烈焰,必将会化成那金色长龙,随着震彻山海的吟啸,乘风而起,去到本就该属于它的苍穹。

风,刮着,刮着……                      (指导老师:周广会)


新闻上传人: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