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 阳

作者:高二2班 周珏如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阅读次数:

那两人比肩同行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题记

夕阳西下,流云散尽,晚霞阑珊。

天际归雁几行,自山这头,盘旋到山那头,隐于渐远的山雾中。

溪畔,几头水牛愉快地随放牛人山歌轻哼,甩着尾巴归家,又不知是哪里,响起了吆喝鸡鸭回舍的川音。

这就是重庆一个山村,坐落在茫茫大山的一隅,也就是这里,住着我的爷爷奶奶。

爷爷须发已然是白了大半,脸上尽是沟壑,在讲述着岁月的故事,一双手,皮肤粗糙,手指如老树枝般,脸上有些经年的暗沉伤痕,或许是割草时划伤的,或许是被什么咬过的,背微驼,典型的庄稼人特征。

奶奶终日乐呵呵的,在炉边忙活着烹饪,也常会搬个凳子,坐下来,将菜叶子细心地一片片撕碎,在走出去招呼她的宝贝——那些鸡鸭过来吃饭。

爷爷奶奶的子女都出去工作了,近的,在重庆市区;远的,则一路向东,跨越了大半个中国。

大概算半个空巢老人吧,但爷爷奶奶脸上从未有孤独寂寞,两人一起耕作,一人持家,砖木结构的小屋,终日冒着些许淡淡的炊烟。

老一辈人的生活常识,比起我们简直不要太丰富,诸如什么“看云识天气”之类,他们早就烂熟于心了。

爷爷当了大半辈子的农人,他仿佛早已和世间万物建立起了默契联系那般,一片叶子悄无声息地长出了,爷爷二话不说扛起农具下地了,一阵雨过了,他就去捉虫除草了,秋天时他能恰好在霜降前收完最后一茬稻子,到了万物萧瑟的冬天,他站在老屋门前听一听风声,看一看天色,就可知道明年的收成了……若是丰年,则点支烟,有些浑浊的眼瞳中漾出些喜色,若非吉年,亦点根烟,望望这苍穹大地,一言不发地走回屋中去了。

“这老天爷啊,怎会一直眷顾你呢?总要照顾别人的。”

奶奶也没读过什么书,但她花了大半辈子读懂了一个人。一日,爷爷同往常一样,坐在门槛上,望着小院中有限度步的鸡鸭,而奶奶这时从屋中走出,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和两片药,爷爷见了,嘿嘿一笑,接过药服下,并未有甚言语。

“为什么?”

“脸色不好,有点发抖,感冒了。”脸上笑出菊花纹,奶奶向我们解释道。

我们大惊,在我们眼中,哪怕就是用放大镜观察这些微小的细节,我们也察觉不出爷爷有何异常,而奶奶只一眼,就知道他心中所思。

玻璃杯内壁凝结了滴滴水珠,每一滴,都倒映着紧紧相依的两人。

农村人的丧事,总是办得比较盛大。山脚下一户人家中,有人撒手归西了,丧事办了三天三夜,之后还有头七、二七之类。

夕阳西下了,溪边水雾渐浓,已看不出上脚下白色的灵堂,只有哀乐还在这寂静空阔的山谷间回荡。

爷爷奶奶正从山脚往上走,走着走着,他们停下了脚步,眺望远方夕阳。

夕阳尚未完全落下,兴许是即将进入无尽的黑夜,此刻的阳光总显得暖洋洋的温暖,照亮了我们的心房。

爷爷奶奶只是静静地伫立着,日暮与哀曲,并未勾起他们半分哀叹与伤感,在这无声之间,我仿佛听到了……

“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呢?”

“上至九天,下至黄泉,等我,我会找到你的。”

仿佛过了千万年,又仿佛只是须臾,爷爷突然说:”走了。

奶奶会心一笑,同爷爷转身上山去,那比肩同行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指导老师:周广会)


新闻上传人: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