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现实的和解

作者:高二2班 朱洪涛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阅读次数:

窗外天色阴沉,云层隐隐翻涌着,像要落一场惊天动地的雨。

卧室的门没有掩好,虚虚地留着条缝。屋外的廊灯不分昼夜地亮着,在昏暗的卧室地板上拉出一线暖色的亮光。

我裹着毯子缩在沙发的角落,尽可能地把自己缩小,试图逃离汹涌而来的灰暗情绪。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要打扫房间,要整理过两天出门的行李,要查询机票、安排时间表、写上次实验的报告……

但是我不想动。一点都不想动。

窝在一个地方始终不动弹,不上网不看手机,也不去做我应该做的事。就这样好了,缩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世界的角落里,让自己从这个世界离开一会儿。

但我知道我其实并不轻松。我仍然在死线将近的焦虑控制之下,既为现在什么也不干的纯粹的浪费时间的拖延行为而唾弃和厌恶自己,又完全不能够控制自己从沙发上下来,去做一些我该做的正事。

我在干什么呢?浑浑噩噩地这样活着。

逃避是没有用的,起来吧,去做你该做的事。别让灰暗情绪侵袭淹没了你,你要在这个世界里做你自己。

起来吧,先把毯子松开,慢慢站起来,而这并不很难——

不行。我做不到。

我把头埋进了毯子里,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一些。

我不行吗?我不行吧。

我不行的。

我把自己裹得太紧,简直要无法呼吸。我在这种溺水般的窒息感里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轻松和解脱感。如果就这样……

手机的铃声骤然响了起来,重复的无意义的乐章让人心烦意乱。我用毯子胡乱撸了一把眼睛,伸手把手机够过来,看了一眼来电提示。

妈妈。

我像被当头打了一棒似的清醒了。

不行。不可以。我答应过她的,我不会死。至少不会这么难看地结束生命。

我放下毯子,慢慢松开自己。空气涌入胸口,却再一次使我喘不过气。

我没接,任由电话在面前作响。在重复的无意义的乐章里,我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呼吸,然后伸手掐断了电话。

我掀开毯子,穿上拖鞋,打开了卧室的灯。暖光骤然洒下来,照亮了影影绰绰的沙发、床和书桌,也照亮了站在墙边的我。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窗外仍然是那副风雨欲来的景象,看得人心里沉闷。但我此刻已然不复三分钟前的混乱,神思清明。

我知道,我又一次与现实短暂地和解了。

我弯下腰,捂住隐隐作痛的胃,开始收拾东西。一次对情绪低潮的抵抗不知道能持续多久,我必须抓紧和解后的短暂时间。

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是妈妈的消息。

我打了。怎么样?还好吗?

我慢慢地打字回复:还好。谢谢。

我扔掉手机,在卧室的暖光灯里泪流满面。(指导老师:周广会)


新闻上传人: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