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温度

作者:高二2班 赖卓妍 来源:苏州外国语学校 发布时间:2020-04-16 阅读次数:

   又下雪了。

   穿着两件毛衣,罩着一件羽绒服,搓着手站在十字路口,我却还是感到了阵阵刺骨的寒意从领口和袖口不依不饶地钻进来,让我忍不住拢紧了衣领。

   目光穿过喧嚣的车水马龙,望向了还跳在二十多秒的红灯,我慢慢将眼前场景聚焦在了那一片片悠悠飘落的雪花上。耳边的喧嚣渐渐远离了我,时光回溯着,将我带回了氤氲着水汽的记忆之中……

  幼时的我第一次从几乎从不下雪的家乡来到这座江南水城,便十分有幸的碰见了这年的第一场雪。妈妈微笑着站在一旁,望我红扑扑的小脸,问我冷不冷。我自然是回答不冷的——而那时,我正穿着奶奶织的毛衣在漫天雪花里笑着闹着,玩得不亦乐乎。

 于是从那时起,冬天于我而言,便蕴含了一抹难以言喻的温暖。而如今仔细地回忆一番,那些难得的温暖,几乎都源自于奶奶的毛衣。奶奶似乎一年四季里都在织毛衣,而全家上下大大小小的毛衣,便无一例外地都出自奶奶的手。

 那是一双的老人的手,枯瘦而又布满沟壑,但当握住了那几根略长的银针时,却像是能够开出花。

 冬天时,奶奶喜欢在阳台上织毛衣。以往空闲时,我常常会搬着一张小凳子,默默地坐到阳台上,静静地望着那双灵活而又衰老的手。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小小的阳台上,将奶奶和我一块儿包裹得严严实实。阳光在空气中流动,一点点地融进了奶奶织着的毛衣里,若是拿起那件毛衣闻一闻,一股浓郁的阳光的气味便清晰可辨。

 可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着,我也在不住不觉间,就与阳台变得疏远了起来。然而奶奶,也在不知不觉间,就苍老了起来……(指导老师:周广会)

  穿过了一道道车水马龙,我携着一股潮湿的冷意进了家门。

  几乎就在我前脚踏进家门的时候,角落里的电话铃声像迎接我似的,立刻响了起来。

  我迅速地关门换鞋,一把抓起了话筒——冰凉的话筒被我刚刚捂暖了些的指尖抓住,让我瞬间便打了个哆嗦。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却让我一喜——那是奶奶。

  想着奶奶正在没有雪花飞扬的家乡,我便告诉她说:这里下着雪呢。奶奶听了却笑了:“那正好啊,我前阵子特地给你打了一件毛衣,过两天大概就寄到了,要记得穿哦。”

  这一句话,却让我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早在几年前,奶奶就不再织毛衣了。时光无情地剥夺了她的能力,严重加剧的近视眼再也不允许她如以往那样日复一日地为我们织毛衣。家里的毛衣早已开始从商店里购买,那样式虽然越来越新颖,却再也找不见那一抹难得的温暖。

  我本以为,再也穿不到奶奶织的毛衣了……

  我怔怔地执着话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旧时阳台上的温暖,混杂着幼时毛衣上阳光的气息,隔着近千里的距离,从电话的那头传了过来,直抵我冰凉的指尖,眼前,是氤氲的水汽……


新闻上传人: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