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水乡情

作者:邢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10-12 阅读次数:

世人皆唤我水乡,若水的水,故乡的乡。

若水吗?上善者若水。

执棋对弈者,有着闲敲棋子的闲适等候;渔歌唱晚者,有着日积月累的熟练技法;弹唱小曲者,有着半梦半醒的模糊回忆;叫卖者,有着拼命的吆呼;浣纱者,有着辛苦的劳作……恬静惬意,好不自在,宛若世外桃源。

故乡吗?旅途者故乡。

想亲情回故里,看风景走他乡。漂泊旅人,匆匆而去皆为客。我虽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但不少人唤我故乡,说在我这有难得的平静与安详,更重要的是有一种恍如隔世的熟悉感。是吗?或许与我这涤荡万物之水有关,亦或只是他们心中惟存的信念吧。曾听谁低眉浅唱过这么几句:是谁在问你,不知客人从何来啊?遗世回声里,你曾说他是你的家。又是谁问呢,你知否天地几重啊?你想他离你多远,浮世自有多大。多少人问你要去向哪?你不答,只踏山啊水啊,只怕啊,停下脚步会又错过了她,原来你,只是在想家。来世的我或许真的无法将今生的他们认出吧,于是我只有缄默,还他们一个家。

佛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可我不解,每天在我这上演的那么多匆匆擦肩,可曾唤回他们前世的记忆?后来,我终于明白,原来,在他们世界中,我只是一旁观者,旁观这一切的一切。

夜晚悄然来到,渔火点点,万籁俱寂,偶有簌簌风声与虫蛙之鸣交织所成的夜曲,使人怅然若失,是在感慨万物有灵吧.如此之夜,有几人欣然入梦,又有几人辗转无眠呢?

不知这么过了多久,一次委婉的邂逅,我遇见了他,他说他叫江南。

江南烟雨是缱绻缠绵的,朦胧着世人的眼,那似真似幻的背景又会挑起几多惆怅,心动原来也是一种温柔的哀伤。

世人皆颂:如画江南,如诗水乡。我却知晓:江南的多情,古镇的静默。我明白,那青瓦灰墙,斑驳树影是他默默的守候,而历经沧桑下的青石桥、石板路亦是他那无言的对白。

世人皆道江南水乡,却鲜论水乡古镇。我却只愿后者,因为有水乡的地方就有古镇,而江南,既然多情,就还他自由吧。

春来时,两堤杨柳,巷口斜阳,泛客小舟构成了生机勃勃的画卷,这是春的馈赠,亦是江南的礼物。除春外,便是水墨风范,古巷悠悠,雨落屋檐,如幸能逢着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撑一把油纸伞,便又是一段令人唏嘘的故事了。

我没有岳阳楼洞庭湖的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更没有黄鹤楼的晴川汉阳树,芳草鹦鹉洲。我有的是伴我一生的古镇和时常来看我的江南。一伴侣一知己,此生无憾。

有僧赋诗一首,让我万古流传。诗曰:

孤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自此,水乡、江南、古镇便流于坊间,成为人们心灵的栖息地。

电影终须谢幕,筵席也必将散场,此故事至此,终已归结,作揖一谢众看官捧场。

                                      (已发表,勿转载)


新闻上传人:图书馆